本章导言

 

本章是有关赠与合同的规定.赠与合同也是移转财产权利类的合同,与买卖之最大之不同就在于其无偿性,因此,如果我们说买卖合同是有偿合同的典型形式,那么赠与合同则是无偿合同的代表。本章共计10条,规定了赠与合同的概念成立赠与人的义务,赠与的撤销等方面的内容。

 

第六百五十七条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

 

释义

 

本条是关于赠与合同定义的规定。

 

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的合同。给予财产的一方为赠与人,接受财产的一方为受赠人。赠与合同具有如下的法律特征:

 

一、赠与合同的标的物必须为财产

 

作为赠与标的物之财产,是指-切有经济价值的可以转让的财产和财产性权利,包括有体物(包括自然力,如电力、热力、气等)和无体物。有体物通常分为动产与不动产,金钱为特殊的物;无体物,或称无体财产,包括用益物权、担保物权、债权、股权、有价证券、知识产权中的财产权以及其他的财产利益。财产可以是现存之财产,也可以是未来可以取得的财产。

216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合同编》释义

 

二、赠与合同具有无偿性

 

无偿给予财产是赠与的要件。所谓无偿,是指受赠人对所受的赠与并不付出对价。赠与人负有给付义务.受人并不负对价给付的义务,是为无偿:在附义务的赠与中,虽然于赠与人给付前或给付后,受赠人需负担-一定的人务.但此义务并非接受赠与的对价,因此.仍属无偿。

 

赠与合同的无偿性决定了赠与合同中赠与人的注意义务、给付义务、取统担保义务的承担等都较有偿合同碱轻甚至免除,还有些制度的设计也缘于赠与合同的无偿性.如赠与人的任意撤销权、法定撤销权、穷困抗辩权等。

 

三、赠与合同具有单务性

 

赠与合同为单务合同,是指赠与合同中仅赠与人负给付义务,受赠人不负对待给付义务之谓。在附义务的赠与中,虽然受赠人附义务,但该义务与赠与人的给付义务不构成对待给付关系,因此,即使附义务的赠与,亦是单务合同因赠与合同的单务性,双务合同中有关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负担问题,在赠与合同中也不适用。

 

四、赠与合同具有诺成性和不要式性

 

赠与合同是诺成性合同,还是实践性合同,学理上有不同认识,通说认为赠与合同是诺成性合同。

 

赠与合同也是不要式合同,除法律特别规定的赠与类型外,如捐赠,赠与合同的成立和生效并无特定形式的要求。当事人就赠与事项达成-致,赠与合同就成立。

 

第六百五十八条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 可以撒销赠与。

 

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或者依法不得撤销的具有救灾、扶贫、助残等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

 

释义

 

本条是关于赠与人的任意撤销权的规定。

 

所谓赠与人的任意撤销权,是指在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赠与人可以无条件撤销赠与合同的权利。赠与并非如买卖那样遵循的是市场中互利的伦,而是一种无偿奉献的利他主义,因此,赠与合同的立法应在于缓和赠与人的责任与义务,保护赠与人的利益。赋予赠与人任意撒销权即是此意。

 

任意撤销权行使的条件:

 

1.与合同已经成立。任意撤销权发生在赠与合同成立之后.撤销的对象就是赠与合同。

 

2.必须在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赠与合同成立之后,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赠与人才可行使任意撒销权。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不动产赠与的,在不动产所有权或者不动产物权移转登记之前;动产赠与的,在动产

 

交付之前;其他财产权利的,法律规定权利变动需要登记的,为登记之前,其他的在交付之前。赠与财产部分权利移转的,则只能就未移转的财产权利撤销。

 

3.必须是非经过公证的赠与、非公益性赠与和非为履行道德义务的赠与。

 

所谓公证赠与,是指由公证机关就赠与的真实性、合法性出具公证证明的赠,这是一种特殊方式的赠与,经过公证的赠与,一般来说,足以表明赠与人赠与意思的坚定性和严肃性,也会使受赠人产生更大的信赖。因此,此类赠与的赠与人不能行使任意撤销权。

 

公益性赠与,依照《公益事业捐赠法》第2条的规定,是指捐赠人自愿无偿向依法成立的社会公益性团体和公益性非营利的事业单位捐赠财产,用于公益事业的行为。公益事业就是本条所说的具有救灾、扶贫、助残等公益目的的事业,公益的首要特征在于非营利性,其次是受益人的不特定性,如果是向特定的有疾病的人等为捐赠,仍然属于合同法上的一般赠与。由于公益性捐赠的公益性,以及捐赠人可能因捐赠而享受了国家的税收优惠,因此,赠与人不享有任意撤销权。

 

履行道德义务的赠与,是指当事人约定的赠与旨在履行某种道德义务,或者承担某种道德上的责任。如成年子女为赡养父母而为的金钱赠与等。这种赠与中,赠与人本就对受赠人负有道德上的义务和责任,其为的赠与自然不许任意撤销。

 

对这三种特殊的赠与,虽然在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赠与人不享有任意撤销权,但本章所规定的法定撤销权、穷困抗辩权依然可以适用。

 

任意撤销权行使的方式。本条所规定的任意撤销权的行使,一是赠与人。不需要任何理由;二是赠与人撤销的意思表示生效时,撒销即可产生效力。撤销的效力。一般认为,该撤销没有溯及力,也就是说,对于已经履行的部分不产生效力,因而,不会因为撤销而发生返还的问题。但因为撒销给受赠人造成的信赖利益损失,受赠人可以依据缔约过失请求赠与人赔偿。

 

第六百五十九条赠与的财产依法 需要办理登记或者其他手续的,应当办理有关手续。

 

释义

 

本条是关于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办理有关手续的规定。

 

赠与人赠与财产给受赠人,在法律上,应是财产权利移转给受赠人。由于赠与财产的类型不同,法律就不同财产的权利移转的要求也不一样。因此,为真正实现赠与的目的,就需要按照法律的规定办理有关财产权利移转的手续或者其他手续。--般说来,为不动产赠与的,需要办理所有权变更登记手续;动产赠与的,动产中的--些特殊动产,如飞机、船舶、车辆等,赠与时也可办理权属移转登记,其他一般动产交付即可;其他权利赠与的,有些需要登记的,需办理登记手续,如知识产权赠与的,需要办理变更登记等。对于一些特殊的财产权利赠与,需要经过国家法定许可的,还需要办理有关的许可手续等。

 

第六百六十条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或者依法不得撒销的 .具有救灾、扶贫、助残等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赠与人不交付赠与财产的,受赠人可以请求交付。

 

依据前款规定应当交付的赠与财产因赠与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使毁损、灭失的,赠与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释义

 

本条是关于特殊赠与中赠与人交付赠与财产义务的规定以及因其故意重大过失赠与财产毁损、灭失的赔偿责任。

 

本条是由1999年《合同法》中第188条和第189条合并而成,原189条变为本条的第2款。但在第2款作规定时,从文义看,赠与财产因赠与人故意、重大过失毁损、灭失的赔偿责任仅限于第1款规定的几种特殊的赠与,而不适用于一般赠与。

 

一般赠与中,因赠与的无偿性、单务性,赠与人不交付赠与财产的,法律上不宜强制其履行,而且在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赠与人还享有任意撇销权。但本条第1款规定的三种特殊赠与,赠与人不交付赠与财产的,受赠人可以包括诉讼的方式请求交付。但如果赠与财产在交付之前因赠与人的故意.重大过失毁损、灭失的,按照本条第2款的规定,赠与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赠与人赔偿责任的成立需具备以下几个条件:第一,须是经过公证的赠与、公益性赠与或者履行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且赠与合同合法有效。第二,在赠与财产交付之前,赠与财产毁损、灭失。交付之后因赠与人的过错毁损,灭失的话,按照一般侵权责任处理即可。本条规定的,是特殊赠与中赠与人的赔偿责任,此责任属于对赠与人责任的加重,因此,在适用条件上较一般侵权责任更严格,如需要赠与人主观上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等。第三,赠与人对于赠与财产的毁损、灭失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因赠与的无偿性,因此,赠与财产交付之前毁损、灭失的,赠与人只对其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负责,如果只是一-般过失,赠与人无须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赠与人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赠与人赔偿的范围应当包括毁损、灭失的赠与财产的价值以及受赠人接受赠与财产所做准备而支出的必要费用。如果赠与财产为种类物,也可以请求赠与人承担继续交付赠与财产的义务。

 

第六百六十一条赠与可以附义务。

 

赠与附义务的,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

 

释义

 

本条是关于附义务赠与的规定。

 

附义务的赠与,也称附负担赠与,已非纯粹意义上的施惠行为,因为,受赠人获取赠与财产也需要履行一定的 义务。所附的受赠人的义务既可以是作为的义务,也可以是不作为义务;既可以是财产性的义务,也可以是其他非财产性的义务,只要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不违反公序良俗,均无不可。但所附义务不得成为鹏与人给付义务的对价。否则,就不成为赠与。

 

附义务与附条件也不同,附条件的赠与是因条件的成就。赠与合同成文.生效或者解除.而附义务无关合同的成立.生效或者解除.所附义务也是合同内容的一部分, 受赠人应当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由于所附义务并非赠与人给付义务的对价,因此,如果没有履行或者履行不符合约定的,受赠人不需要.向赠与人承担违约责任,但赠与人可以行使撤销权。

 

第六百六十二条赠与的财产 有瑕疵的,赠与人不承担责任。附义务的赠与,赠与的财产有瑕疵的,赠与人在附义务的限度内承担与出卖人相同的责任。

 

赠与人故意不告知瑕疵或者保证无瑕疵,造成受赠人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释义

 

本条是关于赠与人瑕疵担保义务的规定。

 

由于赠与的无偿性.单务性,其本质上是一种施惠行为。因此,法律上不会要求赠与人如买卖合同中出卖人那样承担赠与财产的瑕疵担保义务。自然地,赠与人也不会因赠与财产存有瑕疵而向受赠人负瑕疵担保责任。但这是就一般而言的,特殊情形下,赠与人仍需要负瑕疵担保义务:

 

1.附义务的赠与,赠与财产有瑕疵的,赠与人在附义务的限度内承担与出卖人相同的责任。

 

赠与的财产有瑕疵,是指赠与的财产存在权利瑕疵和物的瑕疵。赠与人承担的瑕疵担保责任须在其所附义务的限度内。所谓附义务的限度内,是指赠与人在不超过受赠人所附义务具有的价值的限度内承担瑕疵担保义务。2.赠与人故意不告知瑕疵或者保证无瑕疵的责任。

 

赠与人故意不告知瑕疵,是指赠与人明知赠与的财产有瑕疵,但是故意隐瞒,不告知受赠人,如明知是假酒,可能对人体有害,但仍为赠与的。保证赠与的财产无瑕疵,是指赠与人向受赠人明示赠与财产没有瑕疵或者没有某种特定的瑕疵,如赠与人向受赠人表示车辆的制动装置没有瑕疵,但后来汽车刹车失灵,致受赠人损害。赠与人故意不告知赠与物的瑕疵的以及赠与人向受赠人保证赠与物无瑕疵的.前者显然具有恶意,其至构成侵权,而后者是赠与人对其允诺的违反。因此,在这两种情形下,因赠与物的瑕疵受有损失的,赠与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对受赠人的损失范围应限定为固有利益损失。赠与人故意不告知赠与物的瑕疵的或者赠与人向受赠人保证赠与物无瑕疵,而赠与物的暇疵造成受赠人固有利益损失的,构成加害给付,发生债务不履行责任与侵权责任的竞合。如甲赠与一头奶牛给乙,甲交付该奶牛时明知该奶牛有疯牛病面不告知么,仍为赠与,致乙的其他3头牛感染死亡,乙因3头牛感染死亡所受之损害,可以请求赔偿,而染病之奶牛不值一. 文或不能产牛奶而受之价值效用的减损.则不在赔偿范围。乙此时所受损害自得依甲之瑕疵履行请求甲承担损害赂偿资任,此种情形,乙之行为往往成立侵权行为,发生请求权竞合。

 

第六百六十三条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撒销赠与:

 

(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近亲属的合法权益;(二)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

 

赠与人的撤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

 

释义

 

本条是关于赠与人法定撤销权的规定。

 

赠与人的法定撤销权,是指在具备法律规定的事由时,赠与人或者其他依法享有撤销权的人享有的依法撤销赠与的权利。撇销权在性质上与赠与人的任意撤销权一样,都属于形成权。但法定撤销权与任意撤销权有着明显的区别:

 

1.适用范围不同。任意撤销权适用于一般赠与,而对特殊赠与j不适用:但法定撤销的对象或者范围则无此限制,无论是一般赠与还是特殊赠与只要具有本条规定的情形的,赠与人均可行使撤销权。

 

2.适用的条件不同。任意撤销权须在赠与的财产权利移转之前方可行使,赠与人行使任意撒销权,并不需要特别的理由,也不必向受赠人说明撇销的理由;但法定撤销权的行使虽然不管是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还是之后,只要具备法定事由.均可行使,但由于在移转之前.赠与人可以行使任意撒销权,因此,法定撒销权通常是在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后行使,因为此时赠与人已不可能行使任意撤销权。法定撤销权行使,须具备本条或者法律规定的事由,不具备这些事由的,不得行使。

 

3.受赠人是否承担责任不同。任意撤销权行使后,受赠人通常并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但法定撤销权的行使是因受赠人忘恩负义或者不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导致的,受赠人通常具有过错,因此,赠与人往往可以请求受赠入蛋担相关的法律责任。

 

4.是否具有溯及力不同。任意撤销权的行使不具有溯及力,已经给付的,不再返还,未给付的,不再履行;但法定撤销权的行使具有溯及力,溯及到赠与合同成立时起,赠与人已为的给付,可以请求返还,未给付的,不再履行。

 

5.撒销权是否受除斥期间的限制不同。任意撤销权实际无除斥期间的限制,因为该撒销权的行使不需要理由,只要是在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一-般赠与人均可行使;但法定撤销权的行使受除斥期间的限制,自赠与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

 

法定撤销的事由:

 

1.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近亲属的合法权益。构成本事由,需要注意以下几点:第一,受赠人实施了侵权行为,该侵权行为既可能是直接针对赠与人或赠与人的近亲属,也可能是在侵害其他法益过程中间接或同时侵害了赠与人或者赠与人近亲属的合法权益。第二,侵害的对象须是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的合法权益。赠与人的近亲属,是指赠与人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因为本条的立法目的在于保护与赠与人事实上有密切感情联系亲属的利益,因此,那些虽非赠与人的近亲属,但与赠与人有密切的感情联系的人,如长期同居者,也可纳入本条规定的范围。第三,侵害须达到严重的程度。此处的严重程度是从客观后果上来考察的,因此并不限定于受赠人的故意行为或者犯罪行为。

 

2.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构成本事由,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我国婚姻法、继承法.收养法上,使用了“扶养”“赡养"和“抚养"等3个词规定亲属间的义务,此处只使用了“扶养义务”,其含义应予扩张,应包括赡养和抚养。第二,该扶养义务不仅限于法定的扶养义务,也应包括约定的扶养义务。第三,受赠人有扶养能力而不履行。

 

3.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这是指附义务的赠与中,受赠人没有履行赠与合同所附的义务,第-," 不履行”既包括受赠人完全不履行,也包括限分不履行;第二,不履行可归责于受赠人,如果不履行是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不可归责于受赠人本身的事由导致的,则不适用本条的规定。

 

法定撤销权的行使:

 

上述撤销的事由发生后,在比较法上,一些国家或地区的民法规定,如果赠与人“原谅"(有恕)受赠人行为,且明确表示的,则赠与人已经在法律上放弃撤销权。我国民法未作此规定,但解释上也应认为,赠与人有此权利。

 

行使的主体为赠与人,如果赠与人有本章第664条规定的情形的,微销权人则为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行使的方式,赠与人以意思表示为之,自撤销的通知到达受赠人时生效。撤销的后果,-旦撤销赠与后,将发生溯及既往的效力,在当事人之间,应当恢复原状,受赠人应当返还赠与财产;赠与财产已经灭失的,受赠人应赔偿赠与财产价值的损失。撒销权人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撇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行使撤销权,该期限为除斥期间。

 

第六百六十四条因受赠人的违法行为致使赠与人死亡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可以撒销赠与。

 

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的撒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六个月内行使。

 

释义

 

本条是关于赠与人法定撤销权由其继承人或法定代理人行使的情形的规定。

 

通常法定撤销权由赠与人行使,但如果因受赠人的违法行为致赠与人死.亡或丧失行为能力的,法律上则需要明确此时撤销权人的范围。赠与人以外的享有撤销权的人包括:一是赠与人的继承人,这是在赠与人已经死亡的情况下,如因受赠人的故意伤害而死亡,由其继承人按照继承法的继承顺序行使法定撤销权。多个继承人的,只要有一一个继承人行使即可。二是赠与人的法定代理人。具体适用的条件如下:

 

1.受赠人实施了违法行为。此处的违法行为须是造成了赠与人死亡或齐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违法行为。

 

2.受赠人的违法行为导致了赠与人死亡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也就是说赠与人的死亡或民事行为能力的丧失直接由受赠人的违法行为所致。

 

3.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六个月内行使。该六个月的期限属于除斥期间。

 

第六百六十五条撤销权人撤销赠与的, 可以向受赠人请求返还赠与的财产。

 

释义

 

本条是关于法定撤销权行使的效力的约定。

 

关于本条的适用范围问题,从本章关于任意撤销权和法定撤销权的规定看,本条应当仅适用于法定撤销权,此其一。其二,撤销权为形成权,法定撤销权由撤销权人以意思表示为之,意思表示生效时即发生撤销的效力。其三,法定撤销权行使具有溯及力,撤销的效力溯及到赠与成立之时,如果赠与物已经交付并发生权利转移的,则撤销权人可依不当得利请求受赠人返还赠与的财产。其四,返还赠与财产不以返还时现存的赠与财产为限。

 

第六百六十六条赠与人 的经济状况显著恶化,严重影响其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的,可以不再履行赠与义务。

 

释义

 

本条是关于赠与人穷困抗辩权的规定。

 

所谓穷困抗辩权,是指在赠与合同成立后,因赠与人的经济状况严重恶化,如果继续履行赠与合同将造成赠与人生产经营或家庭生活受到严重的影响,赠与人因此享有的不履行赠与义务的权利。关于赠与人经济状况显著恶化。如何保护赠与人.减轻或者免除其义务,立法例t有所谓抗辩权主义和撒销权主义之分。从本条规定看.我国民法系采抗辩权主义。抗解权是对抗或者阻止请求权的,因此,只有在受赠人有请求权,并且请求赠与人为给付时,方可行使抗辩权。但如第660条规定的那样,于一般赠与,受赠人在赠与财产未为交付前,虽可请求赠与人交付,但不受强制执行, 赠与人可在赠与财产的权利移转之前任意撤销赠与。由此观之,本条之抗辩权应多发生于特殊的赠与之中,在这些赠与中,受赠人可以请求赠与人交付赠与物。

 

穷困抗辩权,实际上是赠与人的拒绝履行权,其成立要件如下:

 

1.赠与合同成立并生效,但赠与财产的权利尚未转移。赠与合同成立并生效是赠与人给付义务发生的基础,但赠与财产的权利尚未移转,尤其是继续性赠与合同中,会有此情形发生,如果赠与财产的权利已经移转,赠与行为已经完成,自无拒绝履行权发生的问题。

 

2.赠与人经济状况显著恶化,已经严重影响赠与人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本条件其实是情势变更原则在赠与合同中的表现。经济状况显著恶化,是指在赠与合同成立之后,赠与人的经济状况出现了明显恶化的现象,如赠与人产品销售严重积压,负债显著增加。经济状况恶化是否显著,应当就具体情事而论。仅恶化还不够,还必须严重影响到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如因经济状况恶化,生产经营停止或经常停止致生产能力严重下降等;严重影响到家庭生活,一般是致赠与人难以扶养家庭成员,生活状况急剧下降。

 

3.赠与之履行,对赠与人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有重大影响或妨碍。继续履行赠与,对赠与人的生产经营活动有重大影响或妨碍,如致生产经营下降,虽不致停产,但赠与之履行,会使生产经营活动不能正常开展即可。继续履行赠与,对赠与人家庭生活有重大影响或妨碍影响是否重大.主要看是否致其生计变得艰难或前后对比有重大之落差,或者使赠与人所负之家庭扶养义务的圆满履行有妨碍即为已足。穷困抗辩权的行使,须得在受赠人请求时,赠与人行使抗辩权.于诉讼外或诉讼中行使均无不可,诉讼中须得在法庭辩论终结前行使。穷困抗辩权行使的效力只是暂时阻止受赠人请求权效力的发生,赠与合同的效力并不受影响,因此,抗辩权依据的事由一旦消除,赠与人仍得继续履行。


来源:法务内审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