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规定了合同的效力,共7个条款。本章承继《合同法》第三章主要内容,但是摒弃了原合同法中与本法基本理念不-致的条款,比如无权处分合同被删除。属于本法第编已经规定的内容被删除。

第五百零二条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但是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未办理批准等手续影响合同生效的,不影响合同中履行报批等义务条款以及相关条款的效力。应当办理申请批准等手续的当事人未履行义务的,对方可以请求其承担违反该义务的责任。

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合同的变更、转让、解除等情形应当办理批准等手续的,适用前款规定。

释义

本条规定了合同生效的时间点。

一、 生效与产生法律后果区别

本条所称的生效是指合同发生约束力,即当事人受合同约束。根据本法第143条,合同生效力的基本条件为: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违反公序良俗。上述三项基本条件满足,且无特殊情况时,合同生效力的时间为其成立时。合同生效力区别于合同产生相应的法律效果。产生法律效果意味着,合同产生相应的权利义务。比如在附生效条件的合同中,合同成立后即生效力,对当事人有约束力,合同中约定的条件成就的,合同的权利义务产生,当事人要履行合同。

二、基本条件对合同生效力时间的影响

法律另有规定的,合同生效时间将不是其成立时。首先,法律对基本条件的特殊情况有规定。

1.限制行为能力人订立的合同生效力时间要视情况而定,如果该合同对限制行为能力人仅带来法律上之利益,合同成立即生效。合同对限制行为能力人并非仅有法律上之利益的,其效力取决于其法定代理人是否以及何时同意。法定代理人提前同意的,合同成立即生效;法定代理人嗣后追认的,自追认时生效;法定代理人不追认的,合同不生效力。

2.根据本法,意思表示不真实的法律后果不同,对合同效力的影响也不同。仅虚假意思表示导致合同自始无效,其他意思不真实的后果是合同可以撤销,这意味着,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力,只有被撤销后才导致自始无效。

3.违反强制性法律法规、违反公序良俗的合同自始不生效力,即合同无效。

4.形式对合同效力的影响。形式直接影响合同成立的时间。要式合同仍然遵守成立即生效的原则。如果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合同需要书面形式,根据本法第490条,自当事人均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时合同成立。在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之前,当事人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时,该合同成立。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当事 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是一方已经履行主要 义务,对方接受时,该合同成立。本法第491条规定,当事人采用信件数据电文等形式订立合同要求签订确认书的,签订确认书时合同成立。当事人一方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发布的商品或者服务信息符合要约条件的,对方选择该商品或者服务并提交订单成功时合同成立,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当事人还可以约定,合同应当公证,此时合同成立的时间是公证的时间。在上述情况中,合同生效的时间是合同成立时。

三、批准生效

合同依法应当经过批准的,则批准属于合同生效的特别程序。合同经职能部门批准后才能生效。在批准之前,合同没有生效,当事人之间不存在合同的约束力,但是已经进人缔约阶段,配合完成审批手续属于当事人之间的前合同义务,不履行该义务的当事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如果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的变更、权利义务概括转让、合同的解除等需要经过批准等程序的,需要完成相应的特别程序,才产生相应效力。

第五百零三条无权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订立合同,被代理人已经开始履行合同义务或者接受相对人履行的,视为对合同的追认。

释义

本条规定了被代理人追认无权代理人订立的合同的法律拟制。

根据《民法典》第171条,无权代理人订立的合同,未经被代理人追认的,对被代理人不发生效力。换言之,无权代理人订立的合同经被代理人同意或追认后,合同才对被代理人发生效力。本条的“视为”说明,被代理人开始履行合同义务被拟制为追认。事实上这种规定并不必要,履行合同是被代理人通过行为默示作出追认的意思表示。本条所规定的履行包括部分履行和全部履行。追认是需受领的意思表示,被代理人在追认期限内死亡的,追认权由其继承人取得。

第五百零四条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 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外,该代表行为有效,订立的合同对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发生效力。

释义

本条是规定了法定代表人越权时订立的合同的效力。

学说中将本条所规定的情况称为“表见代表"制度。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和非法人组织的负责人通常是法人或法人组织的实际事务执行人。他们在以法人或非法人组织的名义行为时不具有独立的人格,其人格被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吸收。法定代表人或者非法人组织负责人实施法律行为的,无异于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实施法律行为。这样,就不存在代理问题,也不存在法定代表人或非法人组织负责人是否越权问题,因为代表人或负责人与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具有身份-致性。因此,即使超过授权范围,法定代表人或非法人组织的负责人订立的合同也当然归属于法人或非法人组织。本法第61条第3款规定,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权力机构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作出限制的,不得对抗第三人。表达的含义同样是,法定代表人越权实施法律行为,合同仍然归属于法人。

上述规定的目的在于保护交易相对人,因此交易相对人知道或应当知道代表人或负责人超过权限订立合同的,相对人不值得法律保护。应当知道是指,交易相对人因重大过失而不知道代表人越权。相对人知道或应当知道代表人或负责人越权实施法律行为的,该相对人具有恶意,法律不保护恶意相对人。此时,代表人或负责人越权订立的合同不对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发生效力。

第五百零五条当事人超越经营范围订立的合同的效力,应当依照本法第一编第六章第三节和本编的有关规定确定,不得仅以超越经营范围确认合同无效。

释义

本条规定了当事人超过其经营范围订立合同的效力。

当事人的经营范围是指在登记管理部门登记的经营范围,它由主体根据经营情况自己确定,约束当事人自身。对相对人而言,在工商部门登记的经营范围不应当产生约束力,因为经营范围不能形成公信力。故超过经营范围本身不能构成合同无效之原因。合同的效力应依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和合同效力的相关规定确定。

第五百零六条合同中的下列免责条款无效:

(一)造成对方人身损害的;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的。

释义

本条规定了合同中免责条款的效力。

当事人在合同中可以约定免责情况,也可以根据不同的标准确定免资情况。比如,可以根据造成损害的原因确定免责是由;也可以根据损失的额度确定免责范围。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免责情况,属于私人自治的范畴,原则上有效力。但是在某些情况下,通过约定免除责任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或者公序良俗,不应当允许此类约定有效。本条规定了两类无效的免责条款:造成对方人身伤害免责和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免责。合同关系产生后,当事人之间除了有给付义务,还有保护义务,即保护对方的权利.法益和利益不受损害的义务。人身属于重大法益之一,在合同中约定造成对方人身伤害免责的,明显不符合诚实信用和公序良俗。故意或严重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免责同理。

根据本条,造成对方人身损害的,无论是故意为之,还是重大过失,抑或轻过失,都不得在合同条款中约定免除责任,换言之,人身伤害免责条款无效与是否有过错无关。财产损失免责无效的约定仅限于因故意和重大过失造成的 财产损失,换言之,在合同中约定- -般过失造成对方财产损失免除责任的条款有效。

需要注意,本条规定的免责条款是指损害发生之前就在合同条款中约定的免责情况。如果损害发生后,一-方当事人免除造成损害的对方当事人的贵任,是处分自己的权利,属于意思自治,有效。

第五百零七条合同不生效、无效、被撒销或者终止的,不影响合同中有关解决争议方法的条款的效力。

释义

本条规定了合同有放力取纸时争议解决条款的独立效力。

合同不生效、无效的,自始对当事人没有约束力;合同被撤销的,合同自始无效;合同终止的,合同向未来无效。发生本条规定的四种情况时,合同对当 事人根本没有约束力(合同不生效和无效) ,或者不再有约束力(合同被撤销后,或者合同终止)。在合同不生效、无效的情况下,当事人根本不需要履行合同债务,但是会产生其他债之关系。比如在不生效和无效的情况下,可能会发生缔约过失责任;在合同被撤销的情况下,会发生已经作出的给付的返还及损害赔偿问题。针对这些责任也会发生争议,因此法律规定,合同中有关解决争议方法的条款继续有效。

解决争议方法的条款是指,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与争议解决相关的内容。在争议解决条款中,当事人可以对以下内容进行约定:

1.争议解决途径。比如协商、调解、仲裁、诉讼,还可以约定各种解决争议途径的顺序。

2.诉讼法院管辖地。根据《民事诉讼法》第34条,当事人可以在书面合同中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专属管辖和级别管辖。

3.仲裁条款。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通过仲裁解决争议的,则排除诉讼管辖。合同的变更、解除、终止或者无效不影响仲裁条款。

4.约定检验、鉴定机构。当事人可以约定,需要检验或鉴定的情况下,在哪家机构进行检验或鉴定。

5.在涉外合同中,可以约定适用哪国的法律,但中国有专属管辖权的合同,不得通过约定排除管辖权和法律适用。

第五百零八条本编对合同的 效力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第一编第六章的有关规定。

释义

本条规定了合同效力在本编无规定时的处理。

本编的规定与总则编的规定是特别条款和一般规定的关系,在适用时特别条款优先于--般规定。合同的效力问题首先按照本编的规定处理,本编没有规定的情况下,适用第一编第六章关于民事法律行为效力的规定。